一两银子_

【肖根】The first date(开船)

类型:原创

分级:18x

配对:肖根/根肖

特殊题材预警:先锤攻后根攻 手铐play 红酒play 冰块play 蒙眼play 18岁以下请不要点开,无法接受以上play也请自行点叉。如果都没问题的话,系好安全带,车可能有点超速。

(接上文)

安全屋。

“砰!”Root刚刚踢掉高跟鞋就被Shaw一把按到了墙上。Shaw咬了一口肖想已久的锁骨,才一路亲吻到耳边,她的眼睛闪闪发亮,蕴藏着一丝危险的光芒。她在Root的耳边轻轻吹气,“对我来说,‘约会’才刚刚开始。”

Root有点受不了耳边的骚扰,被迫仰起头。听见Shaw的话,Root笑出声,她同样在Shaw的耳边说:

“You can f**k me all you want.”

“那你今晚可别哭鼻子。”Shaw的一只手按住Root,另一只手在Root的背后游走。仗着没脱高跟鞋,Shaw的身高得以和Root持平,她的鼻尖碰着她的,呼吸的热度滚烫,嘴唇却若即若离。Shaw似乎是故意的,柔软的唇瓣在Root的额头、鼻尖、脸颊、下颚骨流连,吸允舔舐,就是不与Root接吻。

“谁哭鼻子还不一定呢。”Root想到抽屉里早早准备好的玩具,眼里蕴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。

全文请戳微博https://m.weibo.cn/1826757057/4235920296847338

在老福特上试了几次都被屏蔽,不管是文字还是图片,所以只好发微博了。

有什么想说的可以评论,都是留守村民...互相取暖...

【肖根】The first date(无责任小甜饼)

类型:原创

时间线:平行世界小撒被灭,小分队继续救号码

配对:肖根

特殊题材预警:无

***

纽约,某个没有星星的夜晚。

哈得孙河仍不知疲倦地流淌,像以往千百年那样。河畔的高楼大厦散发出迷人的光芒,就像是这座城市的守护者,而耀眼的霓虹灯是他们的铠甲。

河对岸的一家高级餐厅里靠窗的位置上正坐着两位美丽的女士,优雅的晚礼服,完美的妆容,精致的食物,鲜红的酒液,悠扬的小提琴声,窗外是令人陶醉的夜景,多么美好的一幅画面。然而,煞风景的人也永远存在。

“我还是不明白这样约会有什么意思。”Shaw微皱眉头,抿了一口香醇的红酒。

“Come on,Sameen,放轻松,你现在是在休假,享受这些美好的事物就好。”Root的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甜美笑容。

“而且,你不觉得我今晚很美吗?今天下午可是花了我两个小时呢。”她一侧嘴角上扬了一个微小的弧度,透着一丝调皮的意味,眼神里却散发着期待的光芒,向对面不解风情的某人传递着“快夸我”的讯息。

“确实,你今晚很美,这个颜色很配你。”显然,某人十分上道,读懂了她的小心思。Shaw不得不承认,今晚第一眼看到Root时她被惊艳到了,她穿着一袭普通的抹胸拽地长裙,但是却是红色的,像烈焰一般鲜艳的大红。

Shaw从未见过Root穿红色的晚礼服,当Root邪魅的笑着,披着一头蓬松的波浪卷发,用她那明亮的双眼注视着她向她走来时,Shaw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,不由自主地吸了一口气,就像Root第一次见到她那样。虽然多年的特工生涯让她很好的保持了面瘫脸,但她眼中的惊艳却没逃过Root的观察,不过显然,Root并不满足于Shaw无声的赞赏。而Shaw的赞美也成功地让Root嘴角的弧度又扩大了些。

“谢谢,亲爱的,你今晚也很美。”Shaw仍然穿着万年不变的黑色礼服,但那又怎样,在Root心里不管Shaw穿什么都漂亮。

”不过,Sameen,我觉得你也可以尝试一下其他颜色,效果一定很棒。”不知道第几次关于穿衣风格的劝说。“我知道你的特工习惯,可是休假的时候可以穿得,嗯,时尚一点啊。”Root单手托腮,食指一下一下地点着脸颊,面朝窗外欣赏着夜景,嘴唇一张一合。今晚为了配合红裙,口红的颜色也选了她平时很少用的正红色,烈焰红唇,不过如斯。

 “得了吧,我才不要,麻烦死了。”Shaw盯着Root的红唇,有点口干舌燥,该死的,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性感。她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红酒。Root扭过头来,无奈又宠溺看着Shaw。

大厅里传来优雅的小提琴声,桌上的玫瑰散发着淡淡的香气,英俊的侍者依次端上西冷牛排,土耳其风味披萨,金枪鱼沙拉,麦卢卡烤翅,奶油蘑菇汤。Shaw迫不及待地切了一大块牛排放进嘴里咀嚼,为了等Root化妆已经比她平时用餐时间晚了一个小时,她快饿死了好吗。看在食物的面子上Root决定换个话题,不再挑战她家小暴脾气的耐心。

“我们还有一周的假期,你想干点什么,亲爱的?”Root动作轻柔地翻搅着盘子里的沙拉,修长的手指灵活地使用着刀叉,黑色指甲油闪烁着莹润的光。

 “为了你的伤口着想,我劝你还是好好待在家里养伤比较好。”说起这个Shaw就来气。

三周前,不过就是保护一个卷入黑帮火拼的号码,本来她和John打得好好的,马上就可以带着号码全身而退了。谁成想Root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,还引来了另一批黑帮人马。

按照Root的说法或者the machine的说法这是为了把他们一网打尽,而the machine相信他们搞得定,所以Root就来了。不得不说,当Shaw听到通讯器里传来Root标志性的打招呼声音时内心是有点惊喜的,毕竟她还是很享受和Root并肩作战的感觉,而且又可以多突突几个膝盖。

但是前提是Root没有受伤!而且又是愚蠢地为了保护别人!虽然那个别人是她,但这反而让Shaw更不能忍受,要知道她才是那个保护别人的人。Shaw有点郁闷的吃完了半个披萨,气鼓鼓的样子让对面的Root不由得笑出了声,理所当然地这笑声又换来一个白眼。

“拜托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干这么愚蠢的事了,挡子弹并不好玩。”

“别紧张,亲爱的,只是一个小伤口而已,已经拆线了。”Root安抚道,看来这个话题换的不怎么妙。“我保证以后不会了,我只是……习惯了这么做。”

“你以后不需要这么做,有我在。”Shaw的眼睛直视着Root,笔直的目光有点僵硬,语气却坚定,“我会保护你。”说完就垂下眼帘,抓过面前的刀叉继续和牛排奋战。

Root没有说话,她看着对面有点不自在的Shaw,嘴角的弧度怎么也消不下去。这是她的Sameen,她的beautiful girl,刚才对她说了情话,是的,情话,世界上最好听的情话。

“我知道你会保护我。”Root把双肘放到桌上,身体微微前倾,好让自己离对面的人更近一点,“我知道的。”

“the machine虽然给了你一个月的假期,但是我并没有放假。”Shaw不想再继续刚才的对话,显然那并不是她擅长的事。

“让Harold给你放假就好了,我相信他会很乐意的。”Root也很识相地没有继续纠缠下去,刚才那句话足够她开心好久了。而Shaw提出的问题显然并不在Root的担忧范围内,“正好可以让Harold还有柔情铁汉和几位新的执行人培养一下默契。”

“你想去哪?”说实在的,休假这个提议还是有点让Shaw心动的,一直以来都在和Samaritan对抗,如今好不容易解决了邪恶的人工智能,休息一下也不错,而且还是和Root一起,不得不说,有点令人期待。

“我们去夏威夷吧?享受一下阳光、沙滩、海风怎么样?”Root的语气有点激动。

“嗯哼,随你。”Shaw不可置否。

“那就这么愉快得决定了。”Root说完就嘱咐the machine帮她们定了明天的机票和当地的酒店。

Shaw的食物解决得差不多了,Root招来侍者,又点了一份Gelato。

“你小时候的最爱。”Root把盘子推向Shaw那边,笑眯眯地像只狐狸。

“又是你那听话的机器宝宝告诉你的?”Shaw对此已经见怪不怪,“别再浪费上帝的才能了好吗。”

“没关系,反正0.1秒的时间也用不了。”Root浑不在意。

Shaw默默地品尝儿时的味道,这家店虽然几经变迁,但Gelato的口感还是一如既往地好,绵柔顺滑,甜度适中。

“你知道吗,我父亲出事前一个月曾带我和我母亲来这里吃饭。”Shaw的语气很平静,甚至还带了一丝怀念。

“我知道。”Root缓慢地点了下头,有点惊讶Shaw会主动提起过去。

“我们每人点了一份Gelato,但是最后基本上都被我一个人吃光了。结果第二天我就拉肚子了,之后爸爸就严格限制我摄入冷饮的量,不准我再多吃。”Shaw有些恍惚,父亲母亲这样的字眼不知道有多久没和人提起过了。

“很可爱。”Root仍然专注地看着Shaw,虽然这些事the machine已经告诉她了。“我还知道这是你父母第一次约会的地方。这可不是themachine告诉我的,是……Lionel告诉我的。”Root故意顿了一下,不过相信Shaw也知道Lionel那靠不住的大嘴巴。

“就不该告诉他。”Shaw哼笑了一声,“这就是你把餐厅地点定在这里的原因?”

Root挑了一下眉,没有否认。

“你看这些人。”Root用眼神示意Shaw往周围看,昏暗的灯光下基本上都是一男一女的搭配,斜前方有一对情侣相谈甚欢,女士似乎有些害羞,脸红扑扑的,隔那么远都能感受到恋爱的气息,Shaw仿佛看到有粉红色泡泡正冒出来。

Root歪头微笑着发问,左手默默地覆盖上Shaw放在桌上的右手,握紧。

“现在你明白约会的意义了吗,sweetie?”

***

餐厅门口,一辆亮蓝色的兰博基尼停在路边。

“Nice car.” Sameen · 交通工具控 · Shaw发出由衷的赞叹。

泊车小弟恭敬地给Root递上车钥匙。“This is for you,Sameen.”钥匙在Root手里转了个圈,冲身后的Shaw示意。

“看来有个全能的上帝也不赖。”Shaw撇嘴。

Root拉开副驾驶的门,半靠在车旁,曲起右腿,曲线起伏有致,腰臀的弧度十分诱人,火红的晚礼服似要灼伤人们的眼。她冲Shaw抛了个媚眼,一扬手臂,“Now,take me home.”

“My pleasure.”Shaw接过钥匙,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,大步走向驾驶座。

***

安全屋。

“砰!”Root刚刚踢掉高跟鞋就被Shaw一把按到了墙上。Shaw咬了一口肖想已久的锁骨,才一路亲吻到耳边,她的眼睛闪闪发亮,蕴藏着一丝危险的光芒。她在Root的耳边轻轻吹气,“对我来说,‘约会’才刚刚开始。”

Root有点受不了耳边的骚扰,被迫仰起头,听见Shaw的话,Root笑出声。她同样在Shaw的耳边说:

“You can f**k me all you want.”

注:Gelato 意大利手工冰激凌

ps. 第一次写文,不足之处请多见谅。这个就是小短篇,没有后续。拉灯以及度假的番外如果我能写出来就发,嗯,不要抱太大希望,随缘。

祝食用愉快 :)